第五十三章 狂暴结界

不当老大已多年现在又恨又悔,不该惹下我们。之前他的几个小弟虽被大火烧死,但对我怎么办到的却说不出所以然,所以他才带了这么多一起来,有备无患。悔的是不该先前撂下狠话,使双方再无转圜的余地。恨的是我竟然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,暗下杀手,再添一笔仇怨。他更加想不到的是我们竟然如斯强横,有能召唤出冥狱守卫的不知名职业,有能在战斗中隐身的术士,而我和游风的魔抗之高、游风魔攻之强和我的迟缓术都让他心惊不已。不过事已至此,不是你死就是我死,三对二,还拿不下我们,再让后面的冥狱守卫上来就输了,当然他不知道小黑其实是个空架子,只能在组队中连连催促战士快点解决战斗。

正当不当老大已多年后悔之际,场上局势一变,原来一直和他们打对攻的我突然间向他们这面移动,顿时不惊反喜,只要我再前进一些,我方的术士加不上血就等于宣判了我的死刑,当下命令另两名魔法师稍往后退,诱我深入,却不知正合我意。

我一边开着魔法盾,一边缓缓向他们移动,等小丫头的治疗术再也加不到我头上的时候,不当老大已多年一声令下,两名魔法师各拿出拿手的魔法向我砸来,魔法盾当场破裂,不当老大已多年正要将手中的魔法打到我身上,眼前突然出现三道明亮的光环,套在他身上,大惊之下,连连挣动,却毫无效果,那个魔法越不出光环的范围,打在了光环上,光环一阵黯淡,同时游风的血骤少三分之一,无奈之下,不当老大已多年只能连连发动魔法攻击光环,一时间却怎么也突破不了。

我的盾一破,那两名魔法师下一波攻击一齐出手,却料不到我的速度突增,打在了空处,正要继续向我攻击,却收到不当老大已多年的求救。

游风见目的达到,吸引了对方三人的注意力,哈哈一笑,撤去了束缚光环,不当老大已多年只觉身上一轻,连忙向我看去,只见我越过两名魔法师的攻击距离后,径直向两名战士扑去,顿时狂喊道:“不好,快躲。”他对我这个拿着长剑的魔法师早已经戒备在心,虽不知道我有何能力,但也猜到我不是纯粹的魔法师,现在见我的动向,心中顿感不妙。

“哈哈,晚了。”魔法师移动速度慢,以我的速度再要攻击到我谈何容易,大笑声中我猛扑向其中一名战士,手中的破空剑泛起绚丽的光彩,带着死亡的气息狠狠砍在战士的身上。

在不当老大已多年不信的眼光中,战士化光而去: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?”

我受到战士临死反扑也少掉一部分血,同时往祭坛方向退去,再要原路返回可不好过。战士一挂,场上的平衡立即被打破,光是冥狱守卫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。

没想到冥狱守卫见我退向祭坛,顿时抛下战士,猛地向我扑来,看来是不yù我靠近祭坛。

妈的,老子好心好意帮你脱困,你却恩将仇报,我心里暗骂,可是也无可奈何,只能放弃退向祭坛的打算,我一个人可抗不住它。冥狱守卫见我退去,也不追赶,护在祭坛之前,看样子也没有找战士晦气的意向。

郁闷,计策竟然落空了。现在场上游风三人一边,我另一边,不当老大已多年一行则隔在我们中间,情况对我很不利,向前,我没把握能闯过他们几个的拦截,向后,又有冥狱守卫这个大家伙。但是我可以利用的却是不当老大已多年一伙不知道我的真实实力,我刚秒杀战士的一剑威势犹在眼前,大家一起停手场上呈现出对峙局面。

“咳,不当老大已多年,虽然事情起因在我,但你们也暗算了我们,现在也不是决斗的好时候,要不我们约期再战?”现在能稳住他们最好,我们已经完全法宝尽出,才挣得这个局面,而其中威慑的力量占大多数。

“你别以为你们就赢定了,大不了就同归于尽。”什么叫sè厉内荏,就是现在他们的表现了。游风的束缚光环,不当老大已多年自付不怎么可怕,虽然困住了人,但游风也不能动了,对人数占优的他们来说反而是好事。真正让他担心的是小黑和我刚才的惊天一剑。他拿不准我那一剑的使用要求是否很低,也不敢肯定我是否还有其他的绝招,开战至今,我们的战斗方式太过不同凡俗,奇招不间断的出现,让他深深的忌讳着。至于小黑,他更加吃不准我们是什么一丝,现在小黑的作用看上去好像实在保护小丫头,这个解释也合情合理,他可想不到其实小黑根本是个花架子。

“哼,你吓谁呀!就凭你们几个,我们还不放在眼里。”不当老大已多年听得大怒,正要发作,我接着道:“不过,我承认要拿下你们我们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我这人讲究以和为贵,再打下去仇恨就真的无法消解了,不是我怕你们,我只是不想做的这么绝。”我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架势,游风三人在一边拼命的忍着笑,现在明明是我们占优势,却被我胡说一通。倒成我们占主导地位了。

“你们怎么看?”不当老大已多年低声问道。

“老大,我们听你的,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

“不错,老大,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。你说一句话,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去。”……

一旁的术士一直没有说话,沉吟半晌后才道:“老大,我觉得我们还是很有胜算的。”

“怎么说?”不当老大已多年双眼一亮道。

“我总觉得事情不对头,以他们先前秒杀一箭的狠劲来看,决不是什么良善之辈,现在怎么这么好相与了,其中肯定有问题,况且我们人多,消耗得起,就算他们技能厉害,也拼不过一命换一命。”

经术士这么一说,不当老大已多年顿时清醒过来,意识到为我们层出不穷的技能所摄,失去了准确判断的能力,静下心来,顿时发现我们的处处破绽和言不由衷。

眼看不当老大已多年眼光转狠,我心下暗叫不妙,他们已经看清了形势。

“哼。”不当老大已多年重重的哼了一声,正要下达攻击的命令。苍老的声音响彻全场,不知名的语言不知从何处传来,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结束,祭坛上一直安静悬浮的东西突然亮了起来,随之从上面现出无数红sè的神秘符号。

“魔法卷轴~”游风和不当老大已多年同声叫道,本来看着就像,现在这样子根本就是魔法卷轴了。魔法卷轴上面记载着魔法,且使用条件不高,使用者只要念出咒语就行了,魔法的释放速度也远快于魔法师吟唱的速度。一般来说,魔法卷轴上如果记载的魔法等级不高的话,不需念咒,只要扔出即可,五阶以下的魔法都可以制成这种顺发魔法卷轴。不过,不说魔法卷轴制作的困难,制作的方法已经失传。

以这个卷轴吟唱的时间来看,魔法等级绝对在九阶以上。我的天哪,我们可都是些三四十级的人啊,一时间,无任我们还是不当老大已多年一方都充满了绝望,九阶以上的魔法完全能在瞬间秒了我们。

卷轴和神秘符号消失在空中,紧接着整个战场被一层淡淡的红雾所笼罩。包裹在红雾之中的我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异样,目能视物,各种技能也都能用,好像什么效果也没有。我心里充满不解,没想到这个高阶魔法竟然雷声大,雨点小,毫无杀伤力。

“狂-暴-结-界。”游风一字字艰难的吐出。狂暴结界,是什么东西,我听得一头雾水。不过既然是结界,那倒也肯定在九阶以上了,不过游风是怎么知道的。

“咦,你小子竟然知道这个失落的魔法,真是难得。”苍老的声音诧异道。

“你是谁,想干什么?”我大声道,到目前为止,我们连对方在哪里都不知道,实在是沮丧。

“年轻人,稍安勿躁,我先让你看一场好戏。”

“啊,我控制不住自己了,小心……”不当老大已多年狂喊一声,吸引了我的注意。我一看之下顿时吓了一跳。

不当老大已多年和另两位魔法师双目赤红,正在疯狂攻击自家人,令人吃惊的是,他们发出的魔法威力大的出奇,战士和术士一下子就被挂了。接下来本以为他们会向我们进攻,没想到三人竟疯狂的往对方的头上释放魔法,“轰”的一声,三人同归于尽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他们最后好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,而且攻击大的出奇,难道是他们先前隐藏了实力,我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,有这等本事刚才不用那就是傻瓜了。

“狂暴结界,上古时期发明的邪恶魔法,在这个结界笼罩的范围内,个人完全放弃了防御,实力暴增数倍,而且被施法的人控制。这个结界如此yīn损,损人三千自伤八百,所以属于禁忌魔法,早就失传了,没想到这里也有。”游风解释道。

“照你这么说,这个结界的确邪门,不过我们怎么没事,难道是施法者的缘故?”

“不会的,落在其中的人都会受其控制,除非你的实力足够强,不然……”游风严重闪过一丝伤痛,稍现即纵。

苍老的声音赞道:“你小子还真是不错,懂得这么多,想知道为什么吗?到法师塔来找我吧,哈哈哈。”随后声音就消失了,任我们如何呼喊都不再出现。

“他走了,我们去法师塔就知道了,我真的很好奇,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然连这种禁忌魔法都会。”游风道。

“不错,他对我们应该没什么恶意,我们应该没什么危险。”我笑道,没想道竟然会有这么一个结局。

游风露出奇怪的神sè,以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喃喃道:“没危险,这倒未必。”

----------

大家新年快乐,在新的一年里投我一票吧!

章节目录